您的当前位置:马厝信息门户网>财经 > 济南农商行定增一箭双雕 认股募资搭售不良资产

搜索

济南农商行定增一箭双雕 认股募资搭售不良资产

2019-11-03 18:29:00 阅读:109 调整字体

[摘要]由于农村金融机构信贷风险管理水平有限,历史上的信贷投放策略普遍较为广泛。在宏观经济下滑和实体经济下滑的背景下,信用风险有加速增长的趋势。

根据中国证监会官方网站近日披露的济南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济南农业商业银行”)定向发行招股说明书(申请稿),本行计划定向发行7.14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4.29亿元,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济南农业商业银行明确提出了取得股东资格的条件——“认购股份前,每股出资0.9元购买不良资产”世行承认,“有效解决历史负担”也是此次定向发行的主要目的之一。

济南农业商业银行并不是第一家设立“搭售”不良资产的银行。河北省涞水农业商业银行近期的固定增长量也对发行对象提出了认购不良资产的要求。

至于济南农业商业银行此次固定增资的进展,《泰晤士报》记者多次拨打该行的公用电话,但未收到回复。

10月14日,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教授郭田勇告诉《时代周刊》:“农业企业本身对不良资产有很大压力。向目标发行人提出认购要求,以加快处置不良资产,这也是一种常见的业务做法。”

“股东购买不良资产实际上是对不良指标的优化。“在10月12日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深圳一家大型证券公司的银行分析师表示。

据中国保监会统计,截至2018年底,中国银行(03988)行业银行机构已达4588家,其中农业企业1427家。尽管数量庞大,但农业企业的规模和盈利能力无法与同期其他类型的商业银行相比。同期农业银行总资产34.58万亿元,全年净利润2094亿元,仅占全国12家股份制银行的三分之二和二分之一左右,不良率高达3.96%,其他类型商业银行平均不良率仅为1.22%。

《联合信贷评估》最近向济南农业商业银行发布的评级报告指出:“由于农村金融机构信贷风险管理水平有限,历史上的信贷投放策略普遍较为广泛。在宏观经济下滑和实体经济下滑的背景下,信贷风险有加速增长的趋势。”

不良资产的负担很重。

在我国的银行体系中,成立于2015年的济南农业银行非常年轻。本行以济南市原冯润农村合作银行、济南市鲤城区农村信用社和济南市长清区农村信用社三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为基础,通过新的合并组建而成。

接管上述三家银行的资产、负债和权益后,济南农业商业银行截至2015年底的资产为779.83亿元,在济南地区拥有200多家网点,在山东章丘农业商业银行和山东商河农业商业银行持有部分股权投资。

截至2018年底,我国1427家农业企业的资产规模呈现出较大差异。其中只有8家资产超过2000亿元,23家资产超过1000亿元,19家资产超过500亿元。

在500亿元规模的19家农业企业中,济南农业企业仅次于合肥科技农业企业,资本规模为960.48亿元。

同样,不良资产正在侵蚀济南农业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2015年末,本行不良贷款余额10.28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61%。到2017年,济南农业商业银行发起“催收风暴”,通过集中催收、打包和处置吸收15.26亿元不良贷款。2018年,这一数字增至22.77亿元。

但截至2018年底,济南农业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指数仍在上升,不良贷款余额20.92亿元,不良贷款率同比上升1.55个百分点,至3.94%。

在资产质量压力下,本行核销力度不断加大,贷款减值准备余额也有所增加,从2017年末的17.24亿元增加到2018年末的20.04亿元,再增加到2019年第三季度末的24.33亿元。

与此同时,该行拨备覆盖率大幅下降,从2017年底的156.53%降至2018年底的95.79%,今年3月降至88.53%,远低于150%的监管目标。

济南农业商业银行在其声明中解释道:“由于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一些企业经营困难,信用风险逐渐暴露。”

事实上,济南农业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指数也在下降。今年3月底,本行亏损,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5.74亿元和1.98亿元。2018年,济南农业商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4.12亿元,净利润2.3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34%和-5.24%。

忙于资本“补血”

截至2019年3月底,济南农业商业银行共有34名法人股东和2139名自然人股东。股权结构相对分散,没有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目前,济南农业商业银行还没有确定发行目标,只是说“股东有权按照其持股比例优先认购”

山东卢鑫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卢鑫集团”)成立之初是济南农业商业银行的最大股东。2018年,济南SASAC的子公司济南金彩投资有限公司成为本行2018年年报的新股东,与卢鑫集团并列为最大股东。

截至2019年10月12日,济南西城房地产(济南SASAC的子公司)已经取代了济南农业商业银行的股东地位,该银行最初由济南金融资源投资。山东建邦投资和巴龙国际集团是本行第三和第四大股东,持有9%的股份。

济南农业商业银行自成立以来,已发行2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和5亿元金融债券。此外,本行于2018年和2019年两次以股权分红方式直接增加注册资本,注册资本分别增加1.4亿元和1.456亿元,注册资本达到37.856亿元。

尽管积极补充资本,济南农业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并没有明显缓解。截至2018年底,本行资本充足率为12.19%,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10%。

2019年3月底,本行资本充足率再下降0.57个百分点至11.62%,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下降0.57个百分点至8.53%。

深圳一家证券公司的分析师告诉《时代周刊》(TIME Weekly):“内生资本补充主要取决于盈利能力的提高,而目前大多数农业企业盈利能力有限。外源性方式,大部分还不具备上市资格,其他资本工具仍处于探索阶段。同时,面对信贷资产质量和拨备的压力,资本补充是必要和紧迫的。”

这篇文章来源于《时代周刊》

北京11选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