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马厝信息门户网>文化 > 《应物兄》:知识分子的言说与沉默

搜索

《应物兄》:知识分子的言说与沉默

2019-11-04 07:23:58 阅读:2524 调整字体

作者:雷军,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经济学院基础系教授

“万物是天地之间唯一的东西”和“无常以物为功,始终有以物为本的原则”。生存是人们如何与事物(现实)相处的过程。他们知道不确定性中的偶然性,并坚持不懈。世界、时间和事件都是事物。面对复杂多样的生活,《吴颖兄弟》中的知识分子以理性乐观的态度对待世界、人、上帝和社会。随着知识的增长,他们的失落感也会增加。如何确保参与时代进程的个人自律、自知和自我净化?

当生活领域充满了物质,成功的标准是用物质来衡量的时候,瞬息万变的生活需要对文化的完美诠释,就像孔子在每个时代都必须遇到的一样,似乎只有得到他的认可,才能使之合法化。结果,英雄的知识分子操纵了大量的知识,诠释了社会行为,认可了商业活动,消除了对道德沦丧的怀疑,表达了强烈的倾诉欲望,与生活共舞。因此,知识作为一种商品被征用,对知识的追求只是物质欲望的另一种形式。知识分子被具体化为“知识分子”,他们学到了很多东西,并作为“真理”的代言人受到尊重。他们已经进入公众视野,并获得了在社会上发言的权利。然而,他们也受到思想的保护,变成了一群暴徒。

儒家学院的建设就像一个黑洞,吸引着各种微妙的利益相关者。程吉时怀念落叶,黄兴怀念投资的兴趣,葛洪道想提高大学的知名度,栾于婷想创建一个文化项目...伪装的经典只是一个失去敬畏感的玩具或木偶,只能被嘲笑和操纵。知识的技术化也切断了“道川”的主线,切断了与历史情感和人文教育的联系。从乔木、姚鼐到云娘、吴颖熊、废名,再到易逸逸、张明亮、真武,都有一种人的情感减退、人格下降和道德失范的状态。所谓知识精英,沉浸在公众对知识的信任和生命周期的自给自足中,已经失去了对文化精神的思考和批判,无法移动思维的足迹,只能在知识的空中堆起城堡。

知识分子的转向和理想的退缩源于他们对世俗生活的体验和对自己的期望。程吉石说:“在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代,儒家研究总是与中国的日常生活和中国发生的变化紧密相连。儒家思想从来不是象牙塔。”对世界的研究已经转向普通人,研究对象已经从手段转向目的,知识、真诚和修养的信念已经被抛弃。"知识是有用的,而不是其余的."知识的务实消费更新或增强了人们在社会、经济、甚至毒品和性欲方面的体验,同时也增强了知识分子的现实感、存在感和成就感。他们很快展示了“与时俱进,应对事物变化,建立习俗和惯例,做一切适当的事情”的巧妙潜力。他们与官员、商人和媒体合谋玩文化,享受文化消费的感官享受。

为了迎合不断变化的生存规则,知识分子逐渐丧失了独立意识,意识形态的先驱在现实中变成了懦夫和伪君子。与消费主义创造的文化繁荣相融合并有内省意识的知识分子必须有分裂的人格。英吴雄“有时充当润滑油,有时充当消防栓,有时充当垃圾桶或痰盂,有时充当发电机”。另一方面,他增强了羞耻感,“羞耻感就像微风和细雨。它亲吻没有长出新叶的枯枝。”当知识的神圣性和崇高性被抽离时,英雄陷入了现实顺从与意义焦虑、有限存在与内在超越的纠结之中,集体陷入了空洞的疾病之中。

《围城》中的吴颖兄弟没有传统文化的矮化和生存的荒谬性的困惑。相反,它用知识分子独特的幽默和幽默美化物质生活。然而,它揭示了安逸和快乐之间思想的沉重。正如卡尔维诺所说,“文学是生存的功能,是对安逸的追求,是对沉重生活负担的反应”。生活的沉重负担下是知识分子的精神痛苦。在一个以娱乐为特征的经验世界里,知识分子过度消费知识,成为知识的傀儡,失去了知识的使命感和精神创造。知识分子的精神依附于事物,不能停止,也永远不会自由。所有这些将不可避免地将知识阶层推向虚无主义,并使其成为一个自私和被动的群体。

“我们只能生活在历史中。个人只能成为历史的人质。......对于历史来说,我们是少女女仆生活的主体”“人是历史剧作家,历史剧中人”...这是人生荒谬而不可避免的感叹。知识分子精神堕落了,被时代抛弃了。他们不得不出售知识来触摸瓷器“时代”。这正是知识分子对生活变化准备不足和精神不振的结果。《吴颖雄》作者李洱高度赞扬云娘的理想生活:“一个喜欢美味佳肴、精美衣服和豪华房子,但又有足够清醒的记忆和对贫穷的关心并为此流泪的人,一个喜欢独处、活泼的人,一个有强烈怀疑倾向的理想主义者。”。这种缓解困难的方法只是写作提供的出路。在小说的结尾,各种人物的悲剧性离去,渲染了一种混乱的意识,暗示着知识分子的精神探索仍在继续,关于吴颖熊的写作将会扩展。

吴颖兄弟写了一个万花筒世界,从太阳、月亮和星星到饮食、蚱蜢和花蚁。可以说,“天地被禁锢在形体中,一切都在围栏的尽头翻滚”。当思考所有的事情,思考如何处理这个令人不安的漂浮世界时,丰富的知识无法支撑身体的沉重。“通往上帝的道路是由肉体铺成的。......这个过程,沉默而神秘。它隐藏了一个基本事实:身体牺牲!”只有忘记身体的欲望,我们才能理解生命的真正知识。只有当你“清空自己应该拥有的东西,原谅然后行动”时,你才能应付生活。虽然住在这里,但我们必须学会住在别处。知识不能在复杂性中消失,知识分子也不能成为社会娱乐的催化剂。所谓的“不能说的话必须保持沉默”(雷军)

光明网文艺评论频道长期以来一直在征集优秀作品。我们真诚邀请您以态度、温度和深度评论文学作品、事件和现象。这篇文章应该在2000字以内,意思清楚,内容完整。一旦缴纳会费,将支付相应的报酬。请留下您的联系信息。感谢您的关注和支持!提交邮箱:wenyi@gmw.cn。

相关阅读